喜大普奔!最大學術出版商妥協了,9 成出版物可免費獲取
2019-05-27 15:08   來源: 丁香園  點擊次數: 關鍵詞:

2元彩票中500万的 www.chmhhq.tw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學術出版商,愛思唯爾每年接收數十萬前沿科技論文,旗下擁有《柳葉刀》、《細胞》等高影響力期刊,是學術領域的最具權威的機構之一。


圖片來源:愛思唯爾官網截圖


同時愛思唯爾也是「臭名昭著」的學術期刊寡頭,多年來「閱讀和出版」兩頭通吃的收費模式飽受詬?。涸諂誑戲⒈礪畚男枰斗焉蠛?,在平臺上看別人已經發表的論文仍需要支付費用。


年初,遭遇多國高校抵制并談判無果之后,這家學術巨頭近日似乎做出妥協。


愛思唯爾和挪威高等教育與研究聯合服務委員會(UNIT)以 900 萬歐元的價格簽署了首份兩年期的開放獲?。∣pen Access,OA)協議。


圖片來源:UNIT 官網


這項為期兩年的試點計劃標志著愛思唯爾與全國研究圖書館聯盟達成的最大規模的此類協議。


圖片來源:stm-publishing 網站截圖


根據該協議,由該聯盟代表的 7 所挪威大學和 39 所研究機構能夠訪問 2500 份愛思唯爾的期刊。它還使挪威研究人員能夠發表他們的研究,預計 90% 的挪威學者在愛思唯爾旗下的出版物都將變成免費的。


也就是說:挪威的研究人員發表在愛思唯爾平臺下的論文,別人也可以免費看了。


可以說,這是抵制學術壟斷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事件!



天下苦愛思唯爾久矣


愛思唯爾此次「妥協」,也是迫于無奈。


2019 年 3 月,加州大學(UC)終止了與愛思唯爾出版集團的談判,正式決定不再續訂包含《Cell》、《The Lancet》在內的愛思唯爾旗下 2500 多種學術雜志。這場長達八個月的艱苦談判宣告結束的同時,也打響了北美反學術出版寡頭的第一槍。


圖片來源:UCLA官網


雙方問題的關鍵在于文獻的免費開放。這個訴求直指出版寡頭的死穴。道理很簡單,如果文獻都免費開放了,那誰還會購買訂閱服務呢?


此次挪威學者在愛思唯爾旗下的出版物都將變成免費的,可以說很有突破了!


2019 年 1 月,科學計量學業內極具影響力的期刊 ——《信息計量學雜志(Journal of Informetrics)》(JOI)編委會辭職,以抗議 Elsevier 目前的開放獲取政策。JOI 不但向獲取其內容的研究人員和機構收取訂閱費,而且還向該雜志的論文作者收取 1800 美元以及相關稅費,以便讓作者的文章可以被免費開放獲取?!?還是 UC 抗議的,重復收費。


JOI編委會提交給愛思唯爾的辭職信,圖片來源于網絡


早在2016 年,德國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就跟愛思唯爾就開放獲取問題產生齟齬。德國馬普學會倡議,聯合全球 36 個國家和地區的 114 家研究機構,支持并敦促傳統訂閱期刊轉型為開放獲取模式。德國研究機構跟愛思唯爾的談判持續到 2018 年 7 月,雙方還是沒談攏,愛思唯爾一發狠停掉德國數百個高校和研究所的訪問權限。


圖片來源:Nature 官網



學術期刊寡頭如何形成的?


盡管不少期刊有著上百年的歷史,但營利性的出版集團涉入學術期刊出版,還是最近一甲子的事情。


在上世紀 60 年代,絕大部分的學術出版仍然掌握在各國專業的學術團體手中。隨著科技的進步,一方面學術論文的產量呈指數級上升,一方面研究領域細分后的專業性也逐漸提高,許多學術團體無法獨立承擔學術期刊的審稿和出版。商業性的出版公司就借機插手了。


剛開始,出版商也不敢漫天要價,畢竟整個出版領域的平均利潤擺在那里。后來他們發現,研究者和機構對學術論文的訂閱屬于剛需,出版商手中握著的大量學術期刊資源竟然奇貨可居!特別是到了網絡時代,學術文獻從紙媒向在線閱讀和下載轉變,賣權限或者賣拷貝的邊際成本大大降低,出版商坐收暴利,越發貪婪。2017 年,愛思唯爾從 31.7 億美元的營收中凈賺 11.7 億美元,利潤率高達 37%。


與此同時,在學術期刊最重要的審稿流程中,研究者們「很傳統」地堅持了免費的匿名審稿制度。于是現狀就變成了,研究者們為出版機構提供文章,看文章掏錢,發文章要掏錢,審稿卻是免費的。反正錢都讓出版機構賺了。


更加不公平的是,研究經費的來源 ——「納稅人」自始至終都沒法看到學術論文。把知識用付費的高墻圈起來,從出版商方面看,是為了賺錢,賺更多的錢;從納稅人的角度、研究者的角度來看,這都不利于學術的交流和發展。


還是以愛思唯爾為例,盡管它出版了很多優秀的學術期刊,但它在學術領域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



科學團體花式招數應對


學界總是不乏盜火者。Sci-Hub 造福了千千萬萬學子(學者),創辦 Sci-Hub 的俄羅斯神經科學家 Alexandra Elbakyan 行蹤不定,在美國也沒有任何資產,出版商對他也毫無辦法。


圖片來源:Sci-Hub 官網截圖


搞盜版肯定是不對的,所以搞開放獲取雜志也是另外一種思路。2001 年,創立一年的美國科學公共圖書館便想推動科技文獻全文的免費獲取,如今 PLoS 旗下已有七種國際頂級水平的科學期刊,全部開放獲取,供任何人直接在網上看到。


圖片來源:PLoS官網


還有的研究者沒有選擇正面剛,而是用發布預印本的方式讓論文成為開放獲取資源。經典的例子出現在數學領域。2002 年 11 月至 2003 年 7 月,證明龐加萊猜想的 3 篇重磅論文先后發表于最大的預印本網站 ArXiv 上,作者是俄羅斯數學家格里戈里?佩雷爾,這 3 篇論文從未出現在任何正式出版物上。


圖片來源:ArXiv網站


而科研資助機構的應對策略更為激進。2007 年,美國國會專門通過一項法案,要求凡接受 NIH 資助的科學家必須在研究論文公開發表 12 個月內,把論文提交給 NIH 所屬的公共醫學中心。國家科學基金會也緊隨其后,強制要求。


圖片來源:NIH 官網


2018 年 9 月,來自英法意等 11 個歐洲國家的主要科研經費資助機構,在歐盟委員會的支持下,聯合簽署了論文開放獲取計劃「Plan S」。到 2020 年(也就是明年),由他們資助的研究成果,只能發表在供公眾免費閱讀的期刊上。


圖片來源:PlanS官網



學術壟斷終難維系


開放獲取顯然是大勢所趨,如今連學術出版寡頭也不敢明目張膽地逆時代潮流而動,學霸君也希望隨著越來越多的學術論文從付費高墻中解放出來,社會上的各類民科和神漢會越來越少。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肯定會產生其他問題,但相信憑借學界和政府的共同努力,問題一定會得到妥善解決。至于學術出版集團,則真的該好好想想自己未來的出路了,賺點錢無可厚非,但是不要貪得無厭就好。


編輯: dxy_qj8cq7lq

 

版權聲明

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丁香園”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丁香園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丁香園”。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評論

評論 ()

本周

本月

總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