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了 10 年才發表,還遭審稿人剽竊,發論文還有比我更慘的嗎?
2019-04-23 10:23   來源:   點擊次數: 關鍵詞:

2元彩票中500万的 www.chmhhq.tw

作者:張藝瓊

來源:張藝瓊科學網博客


2019 年 4 月 3 日,一篇論文被接收了,是我讀博時候的一篇課程論文。


我翻了一下當年的文檔,2009 年 4 月 2 日我把這篇課程論文完稿提交給了老板。


整整 10 年。


期間見證了學術界的很多美好和丑陋,這會得空一刻記錄下來。


我總覺得學術界的成功學太多了,挫折和失敗往往都被刻意遺忘或忽略,但挫折和失敗對成功的意義某種程度上說來比成功的經驗要更重要。



漫長投稿路的開端


2009 年那會我對投稿是沒什么概念的,非常迷茫。


碰巧看到一本書在征稿,Routledge 出版社的,覺得主題很吻合,就投了 book chapter 的摘要。


不久,編輯問,不出書了,準備在 Journal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做一個專輯,問我愿不愿意。我當然愿意了。


那會大概已經是 2010 年下半年了。這個時候我才告訴老板這篇文章的計劃去向,我以為她會表揚我的,結果沒想到她暴怒,她不同意。


我那個時候因為是停薪留職,要回國的,跟她說中國就認這個,這就相當于中國外語老師的 CNS,你讓我投符號學的,可是中國圈不玩,我評職稱估計都會有人問這是啥玩意。


老板說,你要把目光放長遠,你要贏得國際圈的地位,不是中國圈。


我倆說著說著就吵起來了,我覺得老板不懂我的苦,老板對我恨鐵不成鋼。


忽然,老板摔門而出,跟我說,到此為止,以后不想再為這個事情浪費時間。


過了 10 分鐘,我覺得我冷靜了,老板也該冷靜了,去敲她的辦公室門告訴她我還是希望投 JSLW 這個期刊,我知道它的地位,知道我為這個事情承擔什么樣的后果。


老板說,好,你自己決定,this is your work。一笑泯恩仇。



年輕氣盛,怒懟審稿人后撤稿


當時 special issue 的兩個編輯都很負責,也很認真。他們在第一輪就給文章提供了非常詳細的修改意見,讓文章有了很大的進步。也讓文章從符號學的視角慢慢轉向了語言習得的視角。


按專刊編輯意見修改后提交到期刊,期刊送外審。


兩份意見回來,一份是 minor revision;另外一份是完全不同 paradigm 的狂批后拒絕。


狂批的一個理由是這是一個 serendipitous 的研究,還有很多其它的各種冷嘲熱諷,一個高度情緒化的審稿人。主編的處理意見是修改后重新提交送審。


當年我年輕氣盛,不知道沒有被拒其實已經是個很好的結果了。


覺得我怎么能被你這么羞辱!


寫了很長的郵件去反駁!


洋洋灑灑怒對回去以后,我跟編輯說我要撤稿!那個郵件發出去的爽阿!


至今我有時候都自豪地宣稱,我可是從 JSLW 撤稿的人,雖然我從來沒在那發過文章,哈哈哈。


當然我當時也跟專刊編輯溝通過,他們同意我的撤稿。當時也考慮到已經到了 2011 年底,我的主要精力應該放在我的博士論文,而那個課程論文跟我博士論文毫不相關,會分去我很多精力。



拖延癥上線,論文一拖就是 4 年


到了 2012 年底我博士論文答辯完了,我覺得該把那個已經差不多的先扔出去。仔細看了第二個審稿人的意見,一邊笑話他的淺薄和情緒不穩,一邊按照他的意見修改了。


先是投了 Written Communication,結果第二天主編就告訴我不適合他們的期刊。尋覓了一下,發現 Linguistics & Education 是合適的。于是 2013 年上半年投給了 LE。


之后的一年半里,一直在修改論文中度過。


2014 年 8 月我在荷蘭上 Utrecht Summer School 的課,上課之余沒有欣賞荷蘭的美景,每天跑去 Utrecht University 那個超有感覺的圖書館坐著,就是想把這篇論文改了交回去。


我合作者天天笑話我,你犯得著飛來荷蘭改論文嗎?去玩吧,回家再改。


每天在玩和改的糾結中,我的拖延癥上線了...


過了 8 月那個 deadline,我給編輯寫信,編輯說你可以延后一點交??墑俏揖谷瘓鴕恢泵喚?!


我沒想到這一拖就是 4 年。



論文慘遭審稿人剽竊


2015 年忙折騰博士論文的東西,2016 年忙帶娃,2017 年忙專著。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去動那篇文章了。


沒想到一個狗血的事情來了。


2017 年底 Written Communication 的一篇文章推送進到我的郵箱,我看題目很熟悉就去看了文章,看完當場淚奔,大哭了一場。過去這十幾年唯一一次痛哭流涕。


狗血的事是,我那篇論文的框架和方法被換了數據出來。我基本可以確定作者是當年的 reviewer 之一。


我的數據呈現方法,我的分析框架,那么熟悉的東西竟然就被別人用來包裝他們的數據出來了。


我關門大哭了還覺得不過癮,跑去找一個熟悉的同事抱著哭了一場。那種被剽竊的感覺真的很崩潰。


我寫信問老板怎么辦,要不要給 LE 的編輯寫信投訴這個 reviewer?


老板說,不要,改文章,cite 他們,這是最不消耗你精力的方法。


于是我去文件堆里把這篇文章翻了出來,翻看了以前 reviewer 的評論,看到了他們毫不吝嗇對我文章的贊揚。


我淚眼婆娑,覺得自己的拖延真是對不起自己曾經的深度。



重新投稿,10 年后終被接收


我又去檢索了一下文獻,我發現 10 年前我提出的問題,學界至今還沒有太多相關研究去討論,而那個問題對教學又是那么的重要。


于是,痛定思痛,我決定要撿起這篇文章。但是因為我的拖延,方法已經被 reviewer 搶先了。


我只能接受現實。我寫信問 editor 我還可以再投這個期刊不,editor 說歡迎我投,但在 cover letter 寫清楚這個文章的前生今世讓他們更快處理。


2018 年下半年我花了兩個月基本重寫了文章。


10 月底投出去。2019 年 1 月底評審意見回來,對我文章的價值非常認可,當然要修改的地方也很老道,那些我想藏的問題一個個被他們翻出來要我必須正面 address。


我找了一個朋友幫我看,她指出了我一些另外的問題。過完年我就猛改,改了 3 月中交回去。


不到兩星期 reviewer 的意見又回來了,他們對我的修改很滿意,說我態度很認真,很勤奮。然后 editor 說基本可以接受了,但還有幾個小問題,有一個 reviewer 要我指出將來的研究方向。


我一一回應了交了,3 號終于等來了錄用通知。


我從來沒想過這篇文章會拖這么久,真正意義的 10 年,加上寫作時間,都不止 10 年。


之所以一直沒有放棄,是因為我覺得我里面指出的問題確實是學界應該注意的。我的這種狀態在這個數數的時代顯得是那么的不合時宜。


但我也挺自豪自己沒有放棄,這 10 年,我一直在這個泥潭里掙扎,把文章涉及的問題一個個碰壁,想明白了。


有了這 10 年爬出一個泥沼的經歷,對于論文,我可以更云淡風輕了。


我失去了數量,卻收獲了深度。


封面來源:站酷海洛 Plus

編輯: dxy_uzsbvxje

 

版權聲明

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丁香園”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丁香園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丁香園”。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評論

評論 ()

本周

本月

總排行